疫情改變了生活方式,但無法改變我們對生命的熱情-2021年終回顧與展望

2022/01/22
疫情改變了生活方式,但無法改變我們對生命的熱情-2021年終回顧與展望
幸運存活下來的我們,回顧疫情中生命的存滅與掙扎,不免開始思索生命的價值,以及如何豐富人生的體驗。因為對生命的熱情,我們不能辜負上天上天賜予的有限人生。

對台灣人來說,吃了尾牙才算準備要過年。所以現在回顧2021年,看似晚了,其實也是很合理的。

在全球已肆虐一年半的新冠病毒終究還是進來台灣,去年的五月中升為三級警戒,對生態綠影響最大的不是衰退的營業額,而是疫情後的組織異動。

2021年5月17日生態綠宣布採取分流上班,兩天後國家宣佈升級為三級警戒。之後的三個月,我們企業客戶的營業額僅剩三成,餐飲部門的營業額更掉到一成。雖然電商部門有成長,但終究補不了衰退的洞。公司的現金水位還能支撐一陣子,但看著幾家合作多年的客戶相繼宣布歇業,心中也不免擔憂疫後的情勢,究竟生態綠能走到哪裡?

八月中疫情警戒降為二級,經濟活動陸續解封。客戶訂單開始回籠,研發近兩年的新品「單品即沖咖啡」也順利上市,訂單應接不暇。從財務面看來,公司算是度過這次的難關,就在此時我才真正面臨考驗,12年來與我一起開疆闢土的夥伴相繼離開。老朋友們應該可以想像我心中的震撼與不捨。

我們從杭州南路一間沒有訂價的咖啡店開始,開出台大社科院裡的吧台、百貨商場的專櫃、公平超市、社企聚落、到現在的具有內稽內控規範的創櫃板公司、具有ISO22000生產規範的咖啡工廠,有線上商城與FairCafe聯盟。因為我各種天馬行空、亂七八糟的想法,他們也被我拖著開發過不計其數的失敗產品

這十二年他們為生態綠做過的事、參與過的專案、經歷過的職務,繁不勝數,而這僅僅是他們進入社會的第一份與第二份工作而已。如果打開其中兩位的工作履歷會只有一行,另一位是兩行。這種堪比公務員的穩定性,卻又有創業公司的全能才華,是上天給生態綠最珍稀的禮物,也絕對是勞動力市場的奇珍異獸。

幸運存活下來的我們,回顧疫情中生命的存滅與掙扎,不免開始思索生命的價值,以及如何豐富人生的體驗。所以當她們想要追尋新的旅程時,我心中雖有萬般不捨,但給予更多的是祝福。因為對生命的熱情,我們不能辜負上天賜予的有限人生。

感謝他們將最美麗的青春貢獻給生態綠,帶著成熟技能與心智轉換人生跑道。未來各位可能會與他們狹路相逢。這三位都是狠角色,別怪我沒提醒。

今天的尾牙,我將這十二年來生態綠的曾經用過的識別標誌印在一個金杯上,每一個LOGO都是他們參與過的戰役。這杯子是獨一無二,再也不會有的,就如同退役球星的球衣與號碼被高掛在球場上一樣,她們是生態綠的歷史。也因如此,生態綠往後的尾牙,永遠有她們的席次。

送走這三位革命夥伴,我當然也要好好想想自己還有哪些未竟的夢想(頭髮都已花白,竟然還敢說夢想,可笑可笑)。下面我就羅列三項生態綠2022年的目標,對外宣示就代表決心,也待年終的檢驗。

一、碳足跡與碳中和

記得我在開發即沖咖啡的時候,曾經說過要買綠電憑證來中和新品生產的能耗。孰不知台灣綠電憑證市場根本輪不到我們這種小咖咖進場,此案雖然難產,我並不想讓它胎死腹中。這段時間,在我努力的研究之下,似乎找到了解決的曙光,也與幾位專家交換意見。今年我會開始著手往「碳中和的公平貿易咖啡」走下去。

曾經有人問我,生態綠(環保)跟公平貿易(扶貧)在概念上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要取名生態綠?品牌印象與要傳達的理念看起來並不一致,增加說故事的難度。說實話,因為我想做的事情很多,公平貿易咖啡本來就只是夢想的起點,不是發展框架,在上面可以搭建許多有趣的積木。

二、可重複使用包裝

關於咖啡產業的包材,哪天我想不開,回學校拿一個學位,應該可以寫出一本論文,不過這裡就不多說了。總之,生態綠現在每個月要用掉5000個承裝咖啡豆的鋁箔袋,這些鋁箔袋我早看他們很不順眼。鋁箔袋從工廠出門到店家或消費者手上,短則幾天、長則一個月就進到焚化爐,生命週期很短。

延長物質的生命週期是減碳的最根本策略。麻布袋種樹的方式進行多年,我們參與復育了上百棵樹。現在該是面對鋁箔袋的時候。

這件事從創業之初就放在心裡,也曾經在品牌設計的計畫中放進目標,只是在技術上一直有難關無法克服。終於在去年底,一個可重複使用包裝的模式慢慢被我拼湊出來,技術關卡被突破,只剩財務問題。我必須盡快的說服我的客戶以及擴大新的參與者來達成規模經濟效益。

如果各位期待這項服務早日上線,就請大家多多幫忙宣傳拉票,讓你的辦公室茶水間、或餐廳、咖啡店採用生態綠的咖啡豆。

三、我要請喝1000個人喝咖啡

去年底因緣際會認識一位剛從某上市公司退休的總經理,他年後突然傳Line約我喝咖啡。我們約在一家新加入FairCafe聯盟的店家「微迷野林」,一間有許多活體爬蟲類的咖啡店,深受孩子們的喜愛。

我們聊了一個下午,他對我們的即溶咖啡產品很有興趣,也對生態綠很好奇。他突然問我個問題,「上次認識後我研究了一下你們公司,生態綠之前很紅,上過很多報導,但怎麼突然就不見了?」

我語帶保留的挑了些商業模式轉換的說詞。然後,他跟我建議「你是個有故事的人,應該要走出來,不要再躲在品牌後面。」

此時我想起之前杭州南路、銅山街的小店,想起那時常出沒的熟客面孔。我喜歡交朋友,但不太擅長社交。儘管這些年一直有機會參與一些社交活動,但那真的不是我擅長的模式。我真心不想再開店,於是我異想天開的跟他說,那我就巡迴在FairCafe聯盟的店家請人喝咖啡好了。

沒想到他竟然回答「對~,你就是應該這樣做,你就請1000個人喝咖啡。讓這1000人成為生態綠的品牌大使。」

這真的是件很有挑戰的工作,也有明確的KPI。今年開始,創業團隊中的五人,只剩下我一人,無法再躲在團隊後面。所以開春後,你會想跟我喝咖啡嗎?

相關商品
生態綠-公平貿易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