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董事長喝咖啡】公平貿易咖啡與精品咖啡的交會

2020/04/14
【跟著董事長喝咖啡】公平貿易咖啡與精品咖啡的交會
聯傑咖啡的創辦人Jones是我認識快二十年的老朋友,初識時只知道台大園藝系畢業的他愛拈花惹草,那時我還是騎著單車上班的環保激進份子。完全沒想到多年之後,我們在咖啡展重逢......

台灣知名精品咖啡生豆商聯傑咖啡在去年底透過台灣公平貿易協會取得國際公平貿易組織的認證,首批採購的公平貿易咖啡豆也在今年二月抵達台灣。聯傑咖啡的創辦人Jones是我認識快二十年的老朋友,初識時只知道台大園藝系畢業的他愛拈花惹草,那時我還是騎著單車上班的環保激進份子。完全沒想到多年之後,我們在咖啡展重逢,他創辦了以精品咖啡為核心的生豆貿易公司,我則以銷售公平貿易咖啡創業。

右為聯傑咖啡的創辦人Jones

這些年來常有自家烘焙業者向我詢價,我都忍痛回絕。原因在於生豆與熟豆的商業模式其實不同,生豆貿易是以B2B為核心,而生態綠是以B2C為核心來銷售公平貿易熟豆。核心業務不同,公司投入的資源就不同,生豆貿易需要生豆來源的開發能力,物流倉管與自烘店的客戶關係管理,而生態綠需要面對末端消費市場來投入公平貿易宣導、品牌行銷以及烘焙廠的生產管理。所以,我們一直不願意跨足生豆買賣的生意,儘管我們手上有貨,但我們並不想分心做自己不熟悉的業務。

生態綠創辦之初,正好也是台灣自家烘焙與精品咖啡開始興盛之時。剛創業時我們在生態綠的小會議室舉辦公平貿易講座,Jones特別來瞭解公平貿易認證的運作模式。但這十年來我們的生意始終是兩條平行線,他賣精品咖啡生豆給自家烘焙的咖啡業者,我進口公平貿易生豆,自廠烘焙後銷售給餐飲業或公司行號。雖是咖啡同業,其實沒有競爭關係,唯一相同的是我們做的不是一般的商業豆,所以進貨價都比較高。聯傑進口各地具有特色的高品質咖啡豆,以比較高的交易價格向莊園莊園或合作社採購。生態綠只向公平貿易組織認證的咖啡合作社採購,透過第三方認證機制確保公平貿易基金被合理的使用在社區的基礎建設。

說起精品咖啡(Specialty Coffee)和公平貿易咖啡的興起,兩者之間其實有些相似度。Specialty Coffee 一詞起源於1974年美國娥娜努森(Erna Knutsen)女士所提出的概念,她認為Specialty Coffee需呈現咖啡種植地的風土條件與微氣候的特殊風味,一般的商業咖啡(Commercial Coffee)依賴傳統大宗原物料的收購與貿易模式,小產區之間的細微差距進到大規模的貿易系統後都消失了。後來努森女士在1986年自創了咖啡公司,依據自己的理念進行咖啡生豆的收購與貿易,經過多年的努力,在上世紀九十年代Speciality Coffee的概念才開始從美國傳入歐洲,本世紀才在全球蓬勃發展。

如果對於公平貿易發展歷史熟悉的朋友,可以發現這幾個關鍵時間點與公平貿易的發展類似。公平貿易運動起源於1960年代,1968年「貿易,而非援助 (Trade Not Aid)」的訴求在聯合國貿易與發展會議上被提出,公平貿易的概念開始明確。1988年荷蘭推出Max Havelaar公平貿易標籤,象徵公平貿易運動正式進入商業社會。1997年成立的國際公平貿易組織(Fairtrade International)整合全球12個公平貿易標籤與標準,公平貿易在本世紀才真正成為具有影響力的倫理消費運動。

精品咖啡運動與公平貿易運動的發展過程,粗略可以分為70~80年代的種子期、90年代萌芽期、21世紀成長期,好似一左一右的腳印,雖是獨立的個體,但往同個方向與節奏前進。這是隨機的巧合,還是偶遇的必然?  

談咖啡貿易對於一般民眾來說或許太過遙遠、無法理解,我們把場景拉回台灣近來興起的小農自產自銷模式或許可以類比。台灣稻作本來就是小農經濟的典型,但十

前賴青松在宜蘭設立的穀東俱樂部,才算開拓了稻農自產自銷的型態。過往稻農的產量少,農機、烘乾、脫殼得依賴碾米廠或農會。農民交了濕穀就算結束,自己沒有完整的設備將農作物處理成終端產品,自然很難經營終端消費市場,所以只能仰賴糧商與農會的收購。當初賴青松突破重重困難,說服碾米廠協助代工,碾米完後取回自己的米自行銷售,改變了農民與糧商的收購關係。如今一些社區有小型碾米廠,專為品牌小農代工,去中心化的發展雖然不符合規模效益的經濟規律,卻也滿足了一些有理想的消費者與生產者的差異化需求。  

所以,要跳脫大型、慣性的產銷體系,建立去中心化的新的網絡,服務小市場的消費者,需要微型工具的發展,譬如:微型的加工、包裝與物流,以及資通訊網路的建構。客觀環境的進步,精品咖啡與公平貿易咖啡的理念才有發育的土壤。  

我們理解技術發展的客觀條件後,那主觀條件上消費者的需求動機在哪?公平貿易與精品咖啡這兩個概念像埋在土裡二十年的種子,為何在上世紀90年代,會在國際咖啡市場冒芽破土而出?

1_16.png

回溯咖啡的歷史價格,1990~1995年之間咖啡價格瞬間腰斬,最低甚至跌到0.5美金/磅。這樣慘絕人寰的跳樓價,也真的讓很多咖啡農燒了莊稼、失了土地。你以為只有支持公平貿易的衛道人士才在乎農民的生計嗎?其實精品咖啡的愛好者也非常心痛,如果喝不到好咖啡,那跟要他們的命沒兩樣。舉例來說,2017年咖啡價格再次崩盤,「精品咖啡協會SCA」特別為了因應價格崩盤積極的討論,提出因應計畫,內容包括成立特別委員會研究價格危機對產業鏈的衝擊、研究精品咖啡價格的訂價工具、為精品咖啡建立一套新經濟模型用以降低風險。所以,可以想像1990年那次的崩盤,無論對於公平貿易的倡議者或精品咖啡愛好者都是很大的震撼,他們必須得挽起袖子為他們的理想付諸行動。

90年代那次的咖啡價格崩盤,間接的讓公平貿易運動與精品咖啡運動推廣到全世界,儘管參與者的起心動念不同,但結果都是讓生產者得到比較高的報酬。雙方各自邁著步伐前進,如今各自的發展狀況如何?兩年前我與Jones一同去印尼亞齊曼特寧的產地,我去拜訪生態綠長期配合的Kopepi Ketiara女性合作社,他去找他想要的精品咖啡。當我們到他安排的Permata Gayo合作社時,經理知道我是公平貿易商,立刻說Permata Gayo也有公平貿易認證。我拍拍Jones的肩膀說「你看看,是公平貿易幫你生產精品咖啡。哈~」。

23_0.png

中立者為Permata Gayo合作社經理

 

二十年前公平貿易的確比較常被人詬病品質問題,所以公平貿易後來在公平貿易基金(Fairtrade Premium)的運用上修改了規定,必須有25%的公平貿易基金必須用在品質改善計畫,譬如:投資或改進生產設備、聘用農技人員、教育訓練...,其餘75%可用在水、電、醫療、教育等社區基礎建設。也因此,公平貿易才能在近年逐漸生產出高品質的咖啡,品質得到Jones的認可。  

最後,需要購買精品級公平貿易咖啡生豆的朋友,從今天起可以向聯傑咖啡採購。但是需要注意一點,買了公平貿易的生豆不代表就能直接使用公平貿易標籤,若要使用公平貿易標籤也是必須向台灣公平貿易協會申請認證,得到標籤授權才得以使用,以免侵害國際公平貿易組織的商標權。公平貿易會這樣規範,就如同產銷履歷認證一樣,每一個交易環節都要勾稽可追溯,如此才能完整且長期的保障消費者與生產者的權益。

 

延伸閱讀

【跟著董事長喝咖啡 Part1. 】發酵是風味的魔法石

【跟著董事長喝咖啡 Part2. 】脫亞入歐的活化石-百年金庫咖啡

 

 

附註:

  1. 食力:認識精品咖啡教母-娥娜‧努森

https://www.foodnext.net/science/machining/paper/4593739778

  1. 維基百科:公平貿易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5%AC%E5%B9%B3%E8%B2%BF%E6%98%93

  1. 自由時報:米怎麼來? 來綠博粮心聚落自己碾米

https://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026999

  1. Thinking about the “Waves of Coffee”

https://coffeebi.com/2018/06/25/the-waves-of-coffee/

  1. SCA Launches New Initiative to Address the Coffee Price Crisis and Appoints New Executive Director

https://scanews.coffee/news/sca-launches-new-initiative-to-address-the-coffee-price-crisis-and-appoints-new-executive-

相關商品
生態綠-公平貿易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