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企業「生態綠」淺談公平貿易

2015/06/29
台灣企業「生態綠」淺談公平貿易
公平貿易不是慈善事業,而是在談一種改變的可能性:讓弱勢者獲得應有的權力、讓消費者用消費方式來改變市場

昂貴,已經是最便宜的代價──從台灣企業「生態綠」淺談公平貿易

Posted by: Sarah Lin in 大眾消費策略思考 2014-08-26 0 Comments 893 Views

台灣知名的社會企業「里仁」公司,十幾年來致力於有機產業,今年七月展店數目突破百家。因為看見台灣化學農藥氾濫、土地生態失衡而開始推廣友善環境的有機耕作,輔導農友發展農業技術,建構「生產者、銷售者、消費者」三方的信賴合作,讓農友獲取技術與利潤、土地獲得愛護與滋養、消費者獲得健康與安心。

 

如果說「里仁」首先看見的是土地倫理,那麼台灣企業「生態綠」首先看見的則是社會倫理。當第三世界的小農受到不平等的剝削,付出無數的勞力獲取極微薄的薪資,正因為溫飽不可求,只好轉而對土地過度索求之際,「公平貿易」好似沙漠裡的一座綠洲,重新為乾渴難耐的小農帶來來希望。資本主義掛帥、全球化的潮流之下,不斷被壓縮的是這些弱勢小農生存的權利,不斷被犧牲的是不再富饒的土地與環境,於是「生態綠」以「公平貿易」作為使命,希望幫助第三世界的生產者獲得合理的報酬,滿足其生活所需。

 

http://www.beacon-dodsworth.co.uk/blog/wp-content/uploads/2013/02/fairtrade-wordmap.jpg

 

台灣企業「生態綠」

 

「公平貿易不是慈善事業,而是在談一種改變的可能性:讓弱勢者獲得應有的權力、讓消費者用消費方式來改變市場結構」生態綠的創辦人這麼說。

 

徐文彥和余宛如於2006年創辦了生態綠,這是台灣第一家,也是華人世界第一家正式經由國際公平貿易組織授權認證的公平貿易特許商,還是一家透過商業手法達成社會價值的社會企業。他們的產品「OKOGREEN Coffee」是華文世界第一個公平貿易咖啡品牌,目前在誠品書店、頂好超商、許多有個性有品味的小咖啡館都可以見到這個品牌的身影。他們希望透過這個品牌,傳達公平貿易的理念:讓第三世界的生產者脫離被剝削的現況,獲得合理的報酬。

 

生態綠販賣公平貿易咖啡豆、茶包、可可粉,也正朝著公平貿易商品的多元化努力。生態綠的營業收入,除了繳交國際公平貿易組織的會員年費與標籤認證費用之外,百分之一的營業收入貢獻給國際公平貿易標籤組織作為「公平貿易社區發展金」,用以幫助第三世界的弱勢生產者。

 

「消費者不是被動地選擇購買些什麼,而是主動決定市場機制的力量。」唯有當消費者真正了解公平貿易的價值所在,才能帶動改變。也正因為明白教育消費者的重要性,徐文彥和余宛如一直以來持續在各地演講,積極參與相關活動,就是想要在更多人的心中播下公平貿易的種子,希望有天「讓剝削遠離,讓幸福靠近」的這個理念能在台灣遍地發芽。

 

關於公平貿易

 

筆者認為,解釋公平貿易概念最適切的一段話,就是《香蕉戰爭與公平貿易》一書中瑪琳女士的話:「公平貿易的認證是一個雙向的承諾。消費者創造一個方式來改善生產者和他們家庭的生活,同時,生產者保證提供可究責和可持續的產品。這些標準是我們的價值;他們表示出我們是在做正確的事。」

 

公平貿易的核心目標在於「停止對於第三世界生產者的剝削」,尊敬生產者與土地、降低環境破壞、讓消費者有意識的選擇有價值的產品都是公平貿易的價值。手段是透過「保證收購價格」以及「公平貿易社區發展金」來幫助弱勢小農,並且要求他們採用友善環境的永續耕作方式。公平貿易商對小農承諾一個「保證收購價格」,讓小農的生計免受價格波動的影響。「公平貿易社區發展金」則是用以資助小農建造基礎建設,或者是提升教育、技術等等,讓這些小農得以建造學校、改善土壤、購買農具。同時,以「公平貿易認證標章」的機制來串連生產者與消費者,以確保公平貿易商品的品質與來歷。

 

http://www1.uwe.ac.uk/images/fair-trade-uganda.jpg

 

當美國國內一磅咖啡豆的零售價是12美元時,哥斯大黎加的小農卻只能拿到每磅不到1.3美元的收購價。一般農產品的價格是由集中交易市場所決定,但是這個價格大幅波動的市場,讓第三世界的小農毫無生存的保障。咖啡期貨市場所決定的價格,不含有任何保護環境、保障勞工、保障公義的外部成本,甚至連咖啡農的溫飽都給不起。在全球經濟作物市場跌價之際,種植咖啡豆、可可等經濟作物的他們,拿到的報酬少的可憐。為了改變這個困境,國際公平貿易組織的標準審議委員會納入了合理的環境成本與勞動成本後,制定出最低收購價(Minimum Price),又稱為「保證收購價格」,當期貨市場的價格不及此標準,公平貿易商仍會以「保證收購價格」向小農購買產品。此外,小農想要成為公平貿易組織的會員,必須先組成「生產合作社」。「合作社」身為眾多農民的集合,擁有更強大的議價權,且能夠減少對中間商的依賴。

 

公平貿易運動的進程

 

「公平貿易」的說法約始於1940年代,最初關注的是手工藝品,但當時的公平貿易以捐款做為目的,與如今的訴求不同。1960年代的歐洲喊出了「貿易,而非援助」(Trade not Aid)的公平貿易口號,才可謂現今公平貿易運動的濫觴,此時,公平貿易運動致力於為開發中國家的弱勢生產者尋找市場,第一家「世界商店」在荷蘭開張,專門販售公平貿易的商品。1980年代,當手工藝品的銷售遇到了瓶頸,茶與咖啡等經濟作物緊接著站上了公平貿易的舞台。

 

公平貿易運動推廣的過程中,愈來愈多人認同「倫理購買」的理念,但是公平貿易商品卻苦於缺少接觸消費者的管道。直到1988年,第一個公平貿易標籤的運動展開,才改變了這個困境。「公平貿易標籤」帶來了兩大突破:第一,公平貿易商品從此可以被辨別,於是得以在主流市場銷售,不再侷限於世界商店。第二,顧客與銷售商能夠追溯產品的源頭,確保產品的品質以及生產者不受剝削。接下來筆者會繼續將帶領大家認識公平貿易的國際組織,以及現在的「公平貿易標籤」。

 

國際公平貿易組織與標章

 

FINE是指下列四個公平貿易的國際組織所組成的非正式聯盟,功能在於制定標準、監督實行與提倡推廣。
(1)國際公平貿易標籤組織(Fairtrade Labelling Organizations International)
於2002年創設「國際公平貿易認證標章」,用以統一舊有的十二種公平貿易標章。同時負責制定各項產品的最低收購價格(Minimum Price)。
(2)國際公平貿易協會(International Fair Trade Association)
2004年創設「公平貿易組織標籤」(FTO Mark)以識別「公平貿易的組織」。
(3)歐洲世界商店連線(Network of European Worldshops)
由15個世界商店協會組成,遍布歐洲13個國家。
(4)歐洲公平貿易協會(European Fair Trade Association)
一個歐洲地區公平貿易組織的聯盟,大規模進口弱勢生產者的貨品,並出版刊物致力推廣公平貿易。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國際公平貿易認證標章」,當你在產品上看到這個這個標示,

 

國際公平貿易標籤組織(FLO)的產品認證標章

 

(除了美國跟加拿大目前仍使用特有的公平貿易認證標章外,此標章全球適用)

代表:

(1)生產者獲得公平價格

(2)工作環境安全及禁止童工

(3)供應鏈透明

(4)保護環境的永續生產

 

美國跟加拿大的公平貿易認證標章

 

台灣公平貿易推廣協會

 

台灣公平貿易推廣協會成立於2010年6月,其會員包含生態綠、地球樹、馥聚、繭裹子等公平貿易企業,還有部分教授與學生。產品範圍從咖啡、可可、堅果,到手工藝品、非洲花布、生活服飾等等,不一而足。

 

公平貿易理論與反對聲浪

 

認同自由主義理論,難道就不能認同公平貿易?

 

「公平貿易」之所以存在,就是為了改變自由主義市場下的「不公平」。至於為什麼不公平,有一說認為,這是因為發展中國家的農業並不具備自由主義經濟理論的基礎條件。在第三世界,弱勢的生產者處於一個不成熟的市場,沒有良好的市場機制,難以借貸,資訊不對稱。因此,自由貿易無法為第三世界的小農帶來財富,反而成為一種剝削。這樣的情況,可謂是自由市場中的「市場失靈」,亦即市場未達成經濟效率,無法滿足公共利益。

 

公平貿易的反對聲浪([註七]),主要集中於兩個論點:其一,反對者認為公平貿易只是一種類似於對其他農產品的「補貼」([註八]),將會造成自由市場的供給過剩。其二,反對者對於公平貿易的生產者是否確實收取到較高的價格存疑。雖然有許多相關的學術研究,但是研究的結果並不一致,部分的研究證實參與公平貿易的小農獲得了較好的報酬,並且在醫療、教育上有所提升;然而,部分的研究則顯示,參與公平貿易並沒有讓小農得利,公平貿易只是一個虛無的旗幟。消費者多付出的費用究竟去了哪裡,是確實改善了小農的生活,或者落入中間商的口袋,還是資源錯置的全部花費在支付公平貿易認證費用上面,至今仍無一個絕對讓人信服的定論。

 

筆者認為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用經濟學的外部性去解釋公平貿易的理論。「經濟外部性」的定義為:當企業或個人在生產或消費中對第三人產生了利益或危害,而行為者卻未因此得到報酬或支付賠償,這種活動的後果叫外部經濟效應,會使完全競爭市場失去效率性。

 

當這群弱勢小農因為得不到溫飽,更加對土地予取予求,對環境的破壞就形成了負外部性(或稱「外部成本」或「外部不經濟」)。負外部性是對社會整體的傷害,使生產活動的私人邊際成本低於社會邊際成本,也就是說,產量增加1單位時,整個社會真正為此付出的代價高於生產者個人所實際付出的代價。如此一來,市場均衡產量(市場正常運作下自然得到的產量)將會高於社會最適產量(總剩餘達到最大,也就是使社會利益最大之產量),小農將更無節制的過度利用土地。負外部性通常可以透過課徵費用來解決,舉例而言,若要解決工廠排放過多廢氣的外部性問題,可由政府課徵工廠排放每一噸二氧化碳的費用,當課徵的費用等於排放廢氣造成的外部成本,私人邊際成本就會上升到等於社會邊際成本,當工廠必須付出相應的成本,此時市場的均衡產量就會等於最適產量,便解決了此外部性的問題。

 

回到弱勢小農的議題上,對過度開墾的小農課稅似乎可以達到保護土地的目的,但是小農拿到的價格已經遠低於合理報酬,若再向受到剝削的小農課徵費用,只不過讓小農更無生存的空間。因此,若由已覺知的消費者,以高於市場價格的合理「公平價格」來購買產品,填補勞力與環境成本,並由小農承諾以永續生產的耕作方式保護環境,應該可以達成雙贏的效果。這就是公平貿易,企圖在市場經濟之下,幫助受市場失靈所苦的小農,尋回公平正義。

 

結語

 

公平貿易約只佔全球貿易量的百分之一,但是公平貿易所傳遞的社會價值卻龐大地無法估計。縱使仍有反對聲浪,公平貿易還是一股不可擋的世界潮流,在先進國家已經有頗為亮眼的表現,消費者不再單單以價格去定義產品的價值,他們學會去質疑、去探究產品的來源,因為尊重土地,尊重生產者,也尊重有能力做選擇的自己。在英國,公平貿易認證的商品已經超過四千種;在香港,公平貿易的理念已經十分響亮。而在台灣,公平貿易還等著你我去認識,去探究,去認同,去實踐。

 

親愛的,如果你發現你為貼上公平貿易認證的產品付出了高一點的價格,請為自己喝采。因為你用最便宜的代價,給了第三世界的弱勢生產者多一點尊嚴。

參考資料

[註一]生態綠股份有限公司

http://okogreen.com.tw/

[註二]社企流:用消費改變社會-生態綠

http://www.seinsights.asia/story/250/5/733

[註三]《香蕉戰爭與公平貿易》

作者:哈里特.蘭姆

[註四]〈一點也不小確幸的生態綠咖啡店 – 余宛如〉

http://careher.net/?p=8739

[註五]台灣公平貿易推廣協會

http://fairtrade.org.tw/?page_id=6

[註六]〈Thrive Farmers Coffee:公平貿易2.0〉

http://www.seinsights.asia/news/131/1205

[註七]〈公平貿易——一把沒用的斧子〉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0695495/

[註八]〈公平貿易Q&A(二)關於補貼〉

http://okogreen.com.tw/p/421

 

相關商品
生態綠行動商城